我们的历史

巴迪基金会于1990年在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创建,基金会的第一笔捐款旨在纪念巴迪欧拉·法里德(Badi’u’llah Farid)和西德罗·埃米加·巴加(Shidrokh Amirkia Bagha)这两位为了人类福祉而奉献、服务乃至牺牲自我的杰出典范。基金会创建伊始就专注于开发教学材料和能力建设项目,培养个人和机构的能力,促进中国社会的平衡发展。

澳门历史发展

基金会在正规教育领域的第一个尝试是1988年在澳门创建了联国学校(School of the Nations)。尽管学校本身是在基金会成立之前就已建立,但是随后转入基金会的治理之下,由基金会负责学校行政管理和发展等诸多方面。经过29年的发展,学校规模逐渐扩大并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正规教育系统,运用综合型方法促进学生智力、品德和健康的全面发展,成为澳门教育领域声誉颇佳的国际学校。同时巴迪基金会澳门办公室也与澳门不同的社区与学校合作开展青少年道德赋能项目,这一项目的开展为澳门本土社区的物质与精神平衡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中国大陆历史发展

巴迪基金会于1997年在北京市工商与行政管理局注册为北京代表处,开始探索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展能力建设项目的空间。

 

1997-2001年,基金会在幼儿园、中学和大学等教育机构针对不同年龄的人群设计了能力建设项目,为社会发展项目的起步积累了许多经验。

2001-2005年,基金会北京代表处与国务院扶贫办外资项目管理中心以及陕西、甘肃、云南、四川等地的妇联和扶贫办合作开展了针对农村女性赋能的环境建设项目。

2005年至今,基金会开发了机构能力建设项目,识别出在中国农村或城郊具有服务意愿的个人,通过教育培训和种子基金的双重体系,支持与陪伴他们在自己的家乡成立一个促进当地社区平衡发展的社区社会组织。这些个人被授权启动赋能农村女性或青少年的社区发展项目。基金会陆续创建并支持了11个省份的41个社区社会组织,大约有56,000社区民众从项目中受惠。

 

与不同机构开展对话合作也一直是巴迪基金会的重要工作之一,在过去的工作中,我们也与国务院扶贫办中国扶贫发展中心、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和中华慈善总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与中国社会积极互动,探索和学习相关领域的经验与知识。

我们的核心价值

人类的高贵性

人被视为“一座隐含无价之宝的富矿”,但是人本高贵的信念不应被混淆为一种理想化的理念。天生的智力、高度的决心和强大的热情等天赋品质不足以引导一个人的道德发展;道德发展惟有通过教育获得。“人类生来高贵,人类的高级本性能够也应该被增强以约束人的低级本能。”这些是任何追求物质方面与精神方面和谐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行动都必须拥有的信念。

人类一家

人类一家不是一种纯粹理想化的同胞情谊的表达,不是对模糊的忍耐和尊重观念的赞美,不是为了宣扬整齐划一,也不意味着某种肤浅文化的全球化。一体性必应体现在无限的多样性中,多样性与一体性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在发展领域里,人类一体原则也意味着,不论具体情况如何,所有行动都必须增进团结。发展行动参与者必须力求谨慎,确保自己的行为有助于合作,不引起对抗、不增加隔阂、不加深分化、不增加群体间的不平等。我们要将人类一体的信念逐步转化为现实,促进文明理想的建设进程。

物质精神平衡发展

发展不仅仅是物质生活水平、国民生产总值的提高,而更是整个社会物质与精神文明的共同进步。它包括自然环境的保护、个人潜能的发挥和精神品质的培养、社区的和谐与团结等精神维度。发展的双重性也要求我们在寻求发展方式时既要用先进的科学知识来阐释、分析及预测,又不可忽视精神原则的引领,诸如谦卑、正义、诚信、团结、男女平等以及人类高贵性等。因此,在当下物质至上的文化氛围中,致力于发展的社会行动也可看作是一个提升集体觉悟、重建精神世界的契机。

 

实现发展事业的和谐统一意味着,不能将精神和物质进步割裂开来,而是应该将它们放在改善社区生活的背景下。我们的经验是,如果能够将本地居民推动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建设与对精神原则的研究和反思结合起来,就能达到相互增强的效果。比如,本着无私服务的精神提升物质上的富有、在谦卑反思的氛围下进行决策、通过合作和团结实现卓越,以及将物质资源看作是实现更宏大目标的途径,而不是回报本身。

公正

在社会和经济发展行动中坚持公正原则,可以切实体现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一体性,确保不会出现以技术进步等名义牺牲大多数人利益换取少数人利益之类的现象。即使动机纯洁,往往也难以维持那些在资源分配决策过程中就享有特权的人的利益。只有当公正以最彻底的德性和社会性的方式支配决策时,各种资源才不会被分配到那些与社区的真正首要事务关系不大的项目中去。

男女平等

男女平等与人类一家和公正原则密切相关。男女平等无疑是物质文明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其正当性却体现在精神文明领域。这一原则对于社会行动也具有多重影响。最明确的一点是,社会和经济发展行动必须以女性在各个领域的充分参与为前提。女性必须既是发展的参与者,也是发展成果的受益者。除此之外,发展理念还必须融入更多女性的经验和观点。

能力建设

真正的发展取决于社区内部人群是否被赋能。我们认为,“能力”并不是指单纯的技术或职业技能,而是指在特定的活动领域有目标地进行思考和行动的高级能力,包括物质(掌握技能、吸收信息和理解概念)与精神(培养态度、养成习惯、提升品质)两个维度。这里的能力“建设”所针对的,是个人、机构与社区三个层面,旨在通过能力建设使个人能够以富于创造性的和训练有素的方式来显示先天就有的能力,使机构能够公正高效地发挥机构能力来对个体们分散的力量加以整合,持续地推动整个社区的能力发展。在社区整体的发展潜能被激发之后,反过来也会为社区内部个人与机构的能力建设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三者在多元互动的能力建设过程中,共同推进发展事业的逐步实现。

我们的方法

赋能社区社会组织

我们将赋能看成能力建设的过程。基金会的赋能项目包含两个层面。一是针对农村社区的特殊人群开展的赋能项目:农村女性主导的环境建设项目和针对青少年的道德赋能与英语教育项目。为了使这两个个人赋能项目更具有持续性,我们建立了机构能力建设项目,通过创建和陪伴社区社会组织来实现这一目标。

学习模式

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在一个学习模式中开展。我们并没有将基金会看作一个单纯的资金资助或输送知识的机构,而是将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当作学习的同伴,以谦卑的态度共同探索农村发展这一领域的知识和经验。

 

学习模式包含了态度和方法两个层面。“以学习的方式去做事”意味着用一种“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如何去推动一个地区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态度去开展发展工作。我们认为,发展并不是一个不假思索地执行既定公式的过程,而是一个与生俱来就很复杂的过程,它涉及到很多行动领域和进程,需要随着发展经验的累加而逐步深入学习。

 

学习模式也是一种方法论,其核心就是行动和反思过程。以学习模式开展的项目不会制订和开展宏大的计划,而是从具体的行动出发,在相对较小的规模上基于某些已经确定的原则和共同愿景来开展。对初步行动的结果展开反思,然后对战略和方法进行调整,作为后续行动的基础。随着经验的增加,一些方法也会浮现,这个时候就可以在规模和复杂程度上对项目进行拓展。

陪伴

基金会也积极构建与我们合作的社区社会组织之间的陪伴关系,避免将合作伙伴当作在社区为基金会执行项目的代言人,而是真正陪伴这些机构并提升它们的能力。

 

陪伴关系与传统的师生关系有很大的不同,后者是一个有知识、有经验的人将自己的知识灌输或传授给另一个被动接收的个体,而前者则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为了社区福祉和进步这一共同目标,在服务和学习之路上相互扶助,相互陪伴。在这种陪伴关系中,我们都在成长,都提升了为社区发展作出贡献的能力。为了在陪伴过程中创造和鼓励这种相互学习、团结友爱的关系,有必要建立一种以团结合作为核心的全新人际关系模式,真正地在友爱尊重的气氛中彼此赋能和陪伴。

磋商

磋商是基金会运用到工作各个方面的原则和方法。在基金会的任一工作环节中,磋商都应当在一个允许不同观点被理性检视、不断深化理解并同意选择适宜行动路线的氛围中开展。磋商是考察真理的最有力手段,通过不同思想观点的碰撞,它所蕴含的创造力得以显现,真理得以查明。正是磋商这种揭示真相的力量,使其成为一个非常有效的决策工具。

常见问题

我们非常感谢您浏览我们的网站。如果您对我们的工作有任何的疑问,我们很乐意与您分享更多。

 

年度报告

2016

2016

2015

2015

2014

2014

2013

2013

2012

2012

2011

2011